当前位置: 首页 >> 综合信息 >> 学者访谈
李勇军—抓住国家战略机遇加快建设国际枢纽港

  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建设攻势是我市今年发起的15个攻势之一,《青岛市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建设攻势作战方案》将建设国际枢纽港,作为第一项攻坚目标。

  一、枢纽港的发展趋势及青岛港的发展方向

  伴随国际贸易和远洋运输的发展逐步形成的枢纽港,通过装卸、转运货物的方式为远洋运输和港口的周边区域提供服务。一个港口能否发展成为枢纽港,受到港口的经济腹地、所处区位、航道水深、港口软硬件条件等因素的影响,其中经济腹地与所处区位起着决定性作用。

  枢纽港可分为轴辐式、中继式和交织式三大类。

  轴辐式枢纽港一般位于某一地理区域的中心位置,如同车轮的轴辐,通过向周边辐射把远洋航线和短程航线连接起来形成一个运输网络,将世界贸易主航线与区域航运网络连接在一起。如地中海的马尔萨什洛克港和加勒比海的金斯敦港。

  中继式枢纽港一般位于世界贸易主航线的关键节点,凭借区位优势,在不同的航运网络间起着中继和连接作用。如新加坡港、巴拿马的巴尔博亚港等。

  交织式枢纽港位于几个航线的交汇处,在短程支线和远洋航线间起衔接作用。此类枢纽港大多位于钟摆式航线上。例如,上海港、深圳港、汉堡港。

  港口的中转量如果超过吞吐量的50%,就属于是典型的枢纽港,可以凭借有利的区位优势吸引大量的中转货物。中转量的占比如果低于50%,虽然其吞吐量较大、中转量也不少,但本质上仍属于腹地型港口。

  地处关键区位的港口,发展为国际枢纽港具有天然优势。马六甲海峡、直布罗陀海峡、霍尔木兹海峡、曼德海峡、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处于世界经贸往来的关键区位,是世界贸易主航线必经之路。由于长途运输需要补给,同时为周边区域提供货物运输服务,运行在主航线的远洋运输船会重点选择停靠这些占据世界航运关键区位的港口。因此这些港口,大多发展为中转比例高的典型枢纽港,且属于轴辐式或中继式枢纽港。

  在全球多极化航运格局中,航运公司一般依据关键节点区位优势、腹地经济规模,确定世界航线和中转点,制定全球航运网络。当前的航运网络格局以亚太地区为航运中转的重心,地中海区域、西北欧区域、中东及北美区域为中转主要区域。不过全球航运网络格局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中转区域和枢纽港分布格局也会出现变化。

  船舶大型化、航运联盟化,使港口分化为枢纽港和喂给港。传统大港在货源招揽、硬件设施、管理服务、运行组织方面都具有较强优势,成为各主要船运公司或联盟的首选,航道水深、岸线长度及经济腹地成为决定枢纽港的核心要素。

  青岛港处于东北亚经济区的中心位置,是西太平洋地区重要的国际贸易及运输枢纽,也是环渤海港口中距国际东西贸易主航线最近的港口,在我国北方港口中航线密度最高,背靠山东省内及沿黄流域,在建设国际枢纽港中,可选择交织式枢纽港作为发展方向。

  二、青岛港建设枢纽港的基础

  面临国家战略机遇。今年8月,国务院印发山东自由贸易试验区总体方案。根据方案,青岛片区将重点发展国际贸易、航运物流等产业,打造东北亚国际航运枢纽,助力青岛打造我国沿海重要中心城市。今年10月,国务院正式批复《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总体方案》。《总体方案》提到,“支持青岛港对接上合组织国家的重要港口以及日本横滨港、福冈港和韩国釜山港、仁川港等港口,开展面向上合组织内陆国家的海铁联运服务合作。支持企业在上合组织国家主要城市建设国际物流节点,拓展国际物流业务。”位于示范区内的青岛多式联运中心,已开行国内外班列16条,其中6条国际班列、2条国际回程班列、7条国内班列、1条胶黄小运转循环班列。

  优化营商环境。推出一系列有效措施,实现降价提效。打造多元化的产业服务体系,为客户提供定制服务、集成服务。公布“全程物流阳光价格”清单,降低了口岸物流成本;加强关港合作,进一步减少中间环节,提高了查验效率;搭建了线上、线下统一的营业大厅,实现原有多个功能平台的相关功能向“物流电商服务平台”的业务功能迁移整合。

  强化枢纽地位。青岛港与世界180多个国家及地区700多个港口保持贸易联系,近年来持续推进集装箱船公司总部战略,集装箱航线数量达到165条,其中外贸航线136条,航线密度位居中国北方港口第一位。2019新华—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中,青岛位列第17位,较2018年的全球第19位提升两个位次。青岛港与中远海运、马士基等各大船运公司加强合作,不断加密集装箱航线、提升运力,将进一步强化枢纽地位。

  开拓市场扩大腹地。对内增开内陆班列,对外增设国际航线,构筑更加合理有效的大物流行业生态圈。现有12个内陆港、46条海铁联运线路。为搭建内陆地区的最佳出海口,青岛港推出了减免费用、提升效率等一系列政策和措施,进一步提升了对山东、华北和沿黄流域内陆腹地的辐射力。

  打造智慧化港口。对自动化码头进行技术升级,实现了通过无线网络控制设备抓取和运输集装箱,完成全球首例5G智慧码头方案验证,这一创新可以节省约70%的人工成本。对传统码头设备进行半自动化改造,提高了操作准确性和作业效率。

  三、建设枢纽港对策建议

  借力自贸试验区政策。借鉴上海经验,充分发挥自贸试验区制度创新优势,发展传统港航服务业的同时,拓展新的发展空间,探索海关特殊监管区域货物状态分类监管模式。以山东自贸区青岛片区为载体,推动航运业扩大开放,加快促进航运要素聚集,吸引大型船务公司和航运机构在前湾注册、建立分支机构。

  提升辐射能力。推进跨境运输发展,加快综合物流网络建设。研究编制内陆无水港布局规划,全面提升对欧洲、中亚等地的辐射能力。积极培育多式联运企业,推动冷链物流、零担货物“散改集”等多式联运业务发展。加开集装箱国际航线,重点开辟欧美航线,提高远洋干线航线航班密度。

  提升国际中转业务。加强与环渤海港口合作,将北美航线与环渤海支线连接起来,争取环渤海中小港口国际中转集装箱在青岛港中转,逐步扭转与釜山港在北美航线竞争劣势。研究与其他港口相比,在国际中转业务中市场准入、政策扶持、资金奖励等方面还有哪些差距,探索创新政策,如依托自贸区开展沿海捎带业务等。

  智力支持服务平台。吸引复合型人才投身航运服务平台建设和发展,引导企业积极融入平台,形成集聚效应。成立研究机构,联合科研院所和高校等外部学术资源,挖掘发展潜力和空间。研究内容可包括应该去争取什么样的政策支持、如何清除产业间规制障碍、如何营造开放包容的发展环境等。

  积极申报自由贸易港。自由贸易港可以发展成为一个地区乃至全球开放程度最高的功能区和贸易枢纽中心,在金融、服务业等领域比自贸试验区开放层次更高、力度更大。因此,青岛若能抓住新一轮自由贸易改革试点机遇,将有利于在更高水平上发挥青岛在港口资源、开放型经济、制度创新等方面的优势,助推青岛港从目的地港向枢纽港的转变。

  完善政策体系。加强与山东省港口集团所属其他港口、环渤海港口的合作,完善环渤海中转服务体系,加快内陆保税物流园区和物流通道建设,支持企业与内陆港、铁路货场开展合作。充分发挥国际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中心建设攻势指挥部的作用,负责推进工作中涉及的重要问题的决策、重要资金的使用以及重点难点项目的推动实施。(2019年12月13日《青岛日报》理论版)

 


青岛市社会科学院 青岛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青岛市城市发展研究中心 版权所有

鲁ICP备05038584号 地址:山东路12号甲 邮编: 266071

电话:80798015 传真:80798058 邮箱: qdskybgs@163.com